书航是多家国内科技媒体的专栏作者,关注中国科技创业创新的动态,自2010年起为中文读者提供科技业界独家观点,开设名为“航通社”的专栏。

首页

  • 航通社的朋友们 | 2018.8.17

    我们有个读者群,我会经常(每天)在群里为大家分享我看到的,我感兴趣的事情。

    今后我会不定期整理这些链接,并像这样发出来;其中一部分会成为我今后文章的选题或者素材。

    我也希望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多通过我们的读者群和我交流,让我听到你们的意见,建议和感想。

    想加入群的读者,请翻到本文底部长按(扫描)二维码即可。


    目前,中国经济,乃至维持“中美国”政经精英的紧密默契,以获得西方世界对中国意识形态核心利益的认可,都需要低价格的劳动力以维持。此次北京强拆,西方某些媒体都并未予以过多关注,甚至保持了缄默,某种程度上,就是这种默契的一个侧面。

    所以,低端人口,来了又走,走了又来,他们可以到城市打工,却不能留下来,成为心灵上的城市人。因为,成为心灵上与社会关系上的城市人之后,他们会给自己的后代更多的人力资本投资,也会借由城市,获得更大的赋权。实际上,这就是一个从农民、农民工,变为市民、乃至公民的过程。

    所以,即使农民有这个经济能力,政策仍然严厉驱逐,不允许农民工及其子女在高成本的生活环境中生存,维持他们原有的习惯和生活方式、生活要求,把他们隔绝在“历史和道德的要素”之外,进而压低他们的生活水平、生活成本与权利诉求,从而获得低成本的劳动力供给。

    这个逻辑,很符合马克思的人口再生产理论。不过,这也意味着彻底的背弃。

    户籍、意识形态、劳动力再生产——中国大城市政策中的多重博弈

    刘远举 FT中文网

   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y2iA_85lJMp-pq7MlLwKOg


    7月20日,安倍内阁国会即将闭幕之际,不顾在野党的强烈反对,通过了“赌场法案”。根据该法案,日本将于2025年之前在本土兴建3家大型赌场。而这3家赌场的最具潜力候选地分别是:北海道、横滨、名古屋、大阪、长崎以及冲绳。

    据说,为了避免民众沉迷赌博,这几家赌场将会设置“每周仅限3次、每月仅限10次”的入场限制。同时,还将向在日本居住的入场者收取每人6000日元(约合人民币370元)的入场费。

    不言而喻,安倍内阁迫切地希望中国游客都来日本豪赌一番。但在我看来,这是一个时代性错误。

    赌场,发源于18世纪路易十五世统治下的法国。到了20世纪,赌博文化可谓盛及全球。但是,进入21世纪之后,亚洲的年轻人开始沉迷手机游戏,终日难以自拔。对于去赌场千金一掷之类的事情,他们完全不屑一顾。

    寻找活路的安倍政府

    近藤大介 经济观察报观察家

   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4cYdjN28FelG04GkqBJpYQ


    回收行业的照片看起来难免触目惊心。再生制造的过程会有一些废水废气的排放,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,污染更是难以预计。不过,即使是条件最差、最肮脏的废品回收企业,对环保的贡献也好过最清洁的露天采矿。

    中国为什么要进口洋垃圾

    伍雩 大象公会

   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QGFSeWZqg07vcRvcCjZU_g


    但钱总是一个敏感问题,别墅里的大多纷争均与此有关。有人去隔壁镇买菜,要报销三元公交费,蒋一纯不乐意,“那我开车去买菜的剐蹭要一两千,给报销吗?”

    冬天,俞右心脏遇冷不舒服,空调太奢侈,叶吉华买来烤火器,夜尿起来开一开,其他人看到,说他们在偷电,要单独放个电表才行。秋天李子熟了,叶吉华请园丁摘三斤,想之后再付钱。大姐撇下嘴来,“这是给我儿子吃的。”

    他们很少有大的集体活动,吃完晚饭,大家出去散步半小时。下雨天,就排队围着客厅的沙发转圈。散完步,大家关上各自的房门,一天又过去了。他们很少聊起过去的经历,住在二楼的周益民宁愿一个人,对着手机上的AI程序问天气。

    抱团养老记:孤独老人们一起同居的365天

    李颖迪 GQ

   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Am5wrrnaQx3MAOLFcZFBgA


    网上骂声一片。问题出在这一句:“打断过皮带还打。”

    有人质问,“孩子的权益属于基本人权,如果你不断遭到皮带打断的虐待,你还会有用不完的爱吗?”有人说“这件事应该法律解决”,有人说必须马上报警,还有人立即@女拳主义某大V(我没写错,是女拳而不是女权)。几小时后,转发量爆增,有人表示要立即“人肉”我朋友和那个妈妈。

    育儿专家吓坏了,迅速删去了微博。她委屈地跟我说:“我有讲过赞成打孩子吗? 如果我把妈妈喊上台,让大家骂她。孩子会觉得幸福吗?如果警察真的拘留了妈妈,孩子这辈子的阴影是不是更大?”

    有意思的,是另一朋友的反应,他是在小镇长大的。

    “啊?打人的是什么皮带,是人造革的,还是塑料的?它很容易断的。我中学有一次跑步,皮带啪地断成两截。我见过太多皮带打断的事,也常听到街坊大人唉叹:妈的,皮带都打断了,还是不改。”

    这个70末的朋友说,这是中产阶级想象中的皮带,动辄几百块几千块钱。在他们的脑子里,那条打孩子的皮带,一定是真牛皮材质,厚实精致,扣头镀铬闪亮。从物理学上说,如果这种皮带都能打断,孩子不定伤成什么样了。不信不信,一定是打在地上墙上才断了。

    如何正确地打孩子

    卢小波 腾讯大家

   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eE4i7rAJsOoX4xDwlM3iaw


  • 航通社的朋友们 | 2018.8.16

    我们有个读者群,我会经常(每天)在群里为大家分享我看到的,我感兴趣的事情。

    今后我会不定期整理这些链接,并像这样发出来;其中一部分会成为我今后文章的选题或者素材。

    我也希望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多通过我们的读者群和我交流,让我听到你们的意见,建议和感想。

    想加入群的读者,请翻到本文底部长按(扫描)二维码即可。


    2016年6月,在南京超市偷鸡腿给女儿过生日的妈妈打动了很多人,各种公益组织和爱心人士蜂拥而至,母女俩收到了不少捐款。她们病房的一个病友,病情更严重,家庭更困难,却没有人帮助他们。

    病人的父亲开始恳求媒体报道和爱心人士支持,但他们没有新颖动人的故事可讲,病人父亲有句话点破了一切,“就是我们没有偷东西,就是这个意思吗?是不是这个意思嘛?”

    说白了,现在有不少人是用简单粗暴的心态在做慈善,他们脑袋里只想筹更多的钱,而没有需要帮助的孩子。这样的做法,最直接的后果就是,逼迫弱势群体开始学会撒谎、学会编故事给你。不会讲故事,不会演戏,但真的有困难需要帮助的群体,就成了被遗忘与被抛弃的人。

    穷人的胸怀,装不下你假装的爱

    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 周健 FT中文网

    http://www.ftchinese.com/story/001077838?full=y


    我想这些孩子们是真正意义上的“世界公民”。如果你问一个TCK“你从哪里来,你是哪里人”,得到的答案很可能是答非所问式的“我父亲是xx人,母亲是xx人,我现在生活在xx处”。因为这其实才是他们心中真正的答案。他们从不完全属于某个甚至某几个国家、民族或文化,但在他们身上你又看得见所有这一切背景的烙印。有的TCK选择“以上皆是”,也有选择“以上皆不是”。

    第三文化儿童:不要问我从哪里来

    Amber Jin FT中文网

    http://www.ftchinese.com/story/001077789?full=y


    她知道贫穷且美貌的年轻女孩,有更容易的路可以走。“可能有些人会觉得,嫁一个有钱的男生什么的。但我觉得这是不平等的,你自己没有本事的话,那这个天平上你是更低一点。没有说话权,你自己都会慢慢地感到自卑。你想要的东西得你自己去努力,因为别人的东西永远都是别人的东西。”

    打工之余,她喜欢看小说和电视剧,爱看诺兰电影的寿玮达建议她看点“有品位的”,比如东野圭吾的《解忧杂货铺》和《白夜行》。过了几天,杨超越告诉他,我看完《那小子贼帅》了。

    她最爱看的《一仙难求》、《嫡女》,都是大女主戏,“宫斗的,一个人掌控全局的那种”。她最崇拜的人是范冰冰,想超越范冰冰的演技。她喜欢《欢乐颂》里的安迪,“那是我想成为的自己”,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:“但其实邱莹莹更符合我自己……我没有安迪成长的那种机会吧,有些轨道它已经定好了,就算偏差一点点,也不会偏差到很大。”

    杨超越变形记:这不是我的世界

    洪蔚琳 何瑫 GQ

   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SAjnF2UcfkoAhlKP9iaA0g


    跟随周総理8年的秘书纪东将军在演讲中,深情回忆了周総理在身患癌症的情况下,如何超负荷忘我工作,尽最大努力减少“文化大革命”对国家政治与经济民生的冲击。

    纪将军指出,周総理曾经说过:“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,我不入苦海谁入苦海?”在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周総理在地狱、在苦海中履薄冰、临深渊,保护了一大批老干部,也促成了邓小平同志的复出,支持了邓小平的工作。

    1975年1月13日,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。周総理做了一个政府工作报告,报告只有5000字,但就是这么短,周総理还是没有念完。他只念了个头、念了个尾,中间由播音员代替。因为他的体力实在支撑不下来。在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中,他还是把第九段念了下来,他给全国人民留下了“实现四个现代化”的“政治遗言”。

    当纪将军说到周総理在一年半的时间里,一共动了14次手术, 172cm挺拔的身躯,体重只有30公斤时,会场里许多人流下了眼泪。

    日本人为啥还要隆重纪念周恩来

    徐静波

   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cd1c1670102xoqb.html


    张恨水始终没有迈出从政为官这一步。这固然与他一生秉持的信念有关。作为一个报人,他始终不肯放弃民间身份和民间立场,不仅不参加任何党派、团体,更鄙薄那些在官场上钻营,跑官求官的人。

    他的老朋友张友鸾家累很重,孩子多,在重庆生活颇不容易,有个朋友建议他改行做官,张恨水便坚决反对,他当即画了一幅“山松图”并以题诗来规劝他:“托迹华巅不计年,两三松树老疑仙。莫教坠入闲樵斧,一束柴薪值几钱。”

    张友鸾很感激张恨水的这番肺腑之言,最终拒绝了朋友的邀请,没有离开报人的岗位。

    其实,这首诗所表达的未尝不是张恨水的心声。他很看重自己的寒士出身,认为士一定要有士的气节和人格,就像凤凰一样,“非梧桐不棲,非竹实不食,飞醴泉不饮”。

    他的意思是说,士是要有一点自尊、自爱、自重的,如果“为升斗之禄,妻妾之奉,飞下梧桐,钻入鸡鸭群中,人家也就以鸡鸭视之了,那真可惜之至”。

    从他的这些议论中,不难体会张恨水拒绝到张学良那里做官的初衷。

    与张学良交往中的张恨水

    解玺璋 腾讯大家

   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sJh_regEgncSSmSFo9nUFQ

  • 对这段时间问题的反思

    航通社(ID: lifeissohappy) (http://lishuhang.me/) 是一个全原创的专栏,原本主讲科技创业相关内容,最近多了一些讲新媒体的。但作者始终是我本人。一直有人想向航通社的知乎专栏投稿,上周我才刚找到设置入口关闭了投稿功能。

    最近一段时间,我的文章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方面,都有明显的下滑。

    有时候,一个选题已经确定了一周都不一定能写完。而大概两年前,我曾经有过一下午就能写3篇稿子的速度记录,当时也确实能感觉到文思泉涌的快感。

    最近我又重新翻出以前的文章,也感觉到和现在有明显的不同,文字密度明显加大,好像有话都要一口气说出来那样。现在的文章虽然篇幅更长,但每一段只有一两句话,拆分得像首长诗,而且明显多了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成分。

    也难怪最近一段时间,以投稿到虎嗅36kr等大平台为主要分发渠道的航通社感受到明显的挫折。

    与此同时,在专栏本身如何吸引足够多的读者方面,也是陷入了停滞。发展三年多,微信公众号关注不到2000,文章平均阅读二三百,而最近两次比较大的涨粉,还都是因为被相熟的大型公众号转载了。

    如果靠这样规模的粉丝人数谈什么影响力,那依然可以说是个笑话。

    我现在是全职运转这个专栏,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,而目前的状况已经让我陷入一种危机中,我却长期不自知,需要经过家人的点醒才知道。对此,我有以下的一些反思。

    严重拖延,自我麻醉

    去年下半年到现在,有差不多一年时间我没有其他任何的工作或兼职。这使得我判断自身工作量的时候失去了准心,自身惰性作祟,逐渐变成了只要自己觉得可以就能有工作完成的满足感,然后就变成了什么都不做。

    还在2011年在网易的时候,领导就说过我最大的问题是拖延症,做事情喜欢拖延时间。此后几份工作不同程度的存在拖延问题。而一旦完全脱离了有人管理的状态,我可以说就放飞自我了。知道要做的事情,可以拖延两三个月。积累的选题到现在有些已经是两年前立下的了,已经失去了时效性都没有成稿,也不知有没有利用价值。

    相反,我现在几乎已经处于自我放逐的状态,文笔和新闻敏感不再想办法去锤炼,当初吃饭的家伙也基本都丢干净了,在写不出东西的时候,我宁可在大量事务性,程序性,琐碎的小事中浪费时间。

    排版就是一个大问题。航通社目前在用的微信排版,每一次动作都是手动的,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精力。而图片粘贴也因为不同平台设置了壁垒,不能直接贴过去,否则会报错。每写一篇稿子,我需要同时上传到大概十几个平台,至今没看到比较简单的操作方法,一般会花掉1个小时时间。

    但这不是关键。不管自己是在家,还是在外面,每天从早到晚,我总能找到各种各样花式浪费时间的方式。

    在家?做饭1小时,吃饭半小时,洗碗半小时。每天下午一到时间就困,非睡觉不可,有闹钟也会按掉,一睡又是2小时。起来又扫扫地拖拖地什么的。

    在外面?来回各1小时起步的公交车,走到就近的咖啡馆还得一段时间,慢悠悠的也浪费掉1小时。中午吃饭,买了饭发现没地方吃,捧着饭盒光走路就走十几分钟,这也是我。

    打开电脑?照例刷微信,刷微博,每天阅读的文章大大小小200多篇,2小时扣掉。

    然后还是写不了文章,因为脑子里思维太杂乱了,怎么办?宁可整理一下移动硬盘的文件夹,下载个电子书,更换一下好看的壁纸……

    我对自己写稿的要求也在逐步降低,现在连最最基本的日更都完不成,更不要说其他的提高文章质量,寻找客源,维护读者关系之类的了。事情再这么下去,就将会到达无可收拾的地步。

    激励失效,成就丧失

    你是因为什么才成为一个科技互联网记者or编辑的?我这样问自己。

    我最早在cnBeta写东西的时候,曾经因为当时网站下有人在评论中批评我,可能也就是十几条评论吧,然后就写一个东西来反驳,当时我距离第一次高考也就几天时间,还是记挂着网上的东西。

    最近CB不是太宁静, 正如几天后就要上刑场 [ ps:高考 ] 的我此刻的感受. 真的感到左右为难, 进退维谷. CB正处在一个很艰难的时刻, 面对某些访客们的不断的质疑之声, 我们虽然心中清楚这些话自从CB建站以来就一直存在, 但是还是免不了要如坐针毡一番. 我们不断思考着, 思考一个从建站之初就一直困扰我们的问题: 到底我们该怎样做, 才能让大多数访客都满意? 一个真正优秀的新闻网站, 在你们的眼中, 究竟应该是个什么样子?

    闲话: 谁道闲情抛却久……,2006年6月1日

    然后,考得不理想,复读一年。一年以后我考多了100多分,但报志愿出现失误,最终去了和第一次考试填报的第二志愿一模一样的学校。

    那段时间以及从那以后,我特别喜欢微软刚出的Windows Vista,看到iPhone眼馋,用省下来的生活费给自己买了iPod...

  • 1958“超英赶美”;2018“中国一个月能顶美国一年”

    1958"超英赶美";2018"中国一个月能顶美国一年"

    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行政命令,落实向进口钢材、铝材分别征收25%和10%的关税,15日后生效,加拿大及墨西哥暂时获得豁免。

    特朗普说:“美国的钢材和铝材工业,一直被外国贸易措施摧残,是在袭击我国。”

    “The American aluminum and steel industry has been ravaged by aggressive foreign trade practices. It’s really an assault on our country. It’s been an assault…”

    特朗普在讲话中还引用了美国商务部二月份发布的一份备忘录,其中显示”中国只需一个月就能生产美国一年的钢材产量”。

    “On an average month, China produces nearly as much steel as the U.S. does in a year”

    1958年前后,中国提出了“超英赶美”的口号,即钢产量15赶超英国,和50年赶超美国两个目标。

    在口号提出的15年后,中国以2522万吨产量赶上了英国的2665万吨。37年后,中国以9500万吨的数字超过了美国。1996年,中国钢产量首次超过一亿吨,此后再也没掉下过钢产量第一大国的位置。

    2018年的特朗普和1958年的中国都提出了美好的向往,但最大的可能都是:事情后续的发展远远不像原先规划的那么完美,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意外。

  • “中西药结合”了解一下

    "中西药结合"了解一下

    因为上小学的时候,被一个从天而降的足球砸中了脑袋,导致我现在的两个鼻孔是一大一小,那个区分两鼻孔的叫鼻中隔的部件向右侧偏曲。医生说,如果我不做手术的话,那么每当气候干燥的时候,就会汹涌澎湃的流出鼻血。

    当然我已经做过很多检查,确认过自己流鼻血只是单纯的物理因素,而没有其他可能很恐怖的可能。只是一旦到了季节流起鼻血来,也着实看着可怕。

    我还记得上小学的时候,去医院看鼻子,总是给我开那种包装类似藿香正气水,里面却是透明略浑浊的液体。这种液体叫石蜡油,顾名思义,主要成分是石蜡。

    它有一种像是被存放了很久,已经不新鲜的瓜子味道,涂在手上会有一种涂多了护手霜样的油腻。我把它涂到食指上,再小心翼翼的探到鼻孔里蹭一蹭。后来爸妈说不卫生,让我改用棉签。

    最近刚刚搬回北京的这个冬天,又遭遇了极度的干燥,去年底到现在连一场像样的雪都没下过。我过年之后回到家,就又开始流鼻血。家里听说了,专门买了药给我寄过来,让我感受到家里的温暖。

    不过这一次寄回来的涂鼻孔的药,却着实让我吃了一惊。看一看这个名字叫做【复方木芙蓉涂鼻软膏】的东西。

    这种东西的主要成分是:木芙蓉叶、地榆、冰片、薄荷脑、辅料为食用醋精(!)、食盐(!)、羊毛脂、白凡士林、石蜡。

    在产品说明书当中的成分列表,都必须标出产品中所包含的所有物质,而且在排序上有讲究,必须严格按照在成品当中所占的用料比重大小为序。但是这个药品把其中的某些成份标注为辅料,因此它们所占的比重可以和前面的冰片薄荷脑等等分开计算。

    毫不意外的,作为一个软化血管、治疗鼻血的药物,我在说明书当中发现了石蜡、凡士林等等专门用于物理软化的成分。

    作为一个已经有十几年流鼻血经验的老病号,我可以相当负责地指出,其实只需要保留这些作为辅料的石蜡、凡士林等软化剂,甚至用食用香油等抹鼻孔,最后提到的软化作用是类似的。

    此外,这种东西涂在鼻子里的感受也是相当难受的,甚至让人起了像是这东西有毒一样的本能排斥。相比之下,石蜡的气味和感觉属于人畜无害的级别,而这种东西涂进鼻孔之后的味道之难闻,像是从存放花生油的粮食储备库,一下子跳进了满是酱菜果脯的六必居酱园。

    加入这些中草药所带来的代价,就是包装更精美了,价格也上涨了。这种药品在网上能查到的售价是30多块,而当时我们开的石蜡油,几只连成一排也只要几块钱。

    现在,市面上基本上只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中成药作为非处方药,并且所有的药店都会主动推荐比以前加价很多的中成药。如果你不点名要求西药,甚至不主动说出你要什么品牌名或者什么药品名,那么药房根本就不会主动告诉你。

    很不乐观的说,今后在非处方药当中,标明药品名的,以及有明确不良反应的西药产品的比重可能会越来越低。如果今后开西药都需要医生处方,恐怕也不算是完全的天方夜谭。

    但是以现在的知识理论和技术条件,我们又不能完全抛弃西药。很多广告以及存在于老人们心中的理论是,西药治标,中药治本;西药见效快,中药药效久。先不说这种理论科学与否,就算是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,有的时候病来的又急又快,也无论如何需要那种所谓“治标”的西药吧?

    这个时候,就需要所谓“中西药结合”的那种奇怪的产品上场了。就像这只“复方木芙蓉涂鼻软膏”一样,我相信其中真正有效的成分是西药甚至是辅料,而中药部分只是为了稍微修改一下配方,使它能够符合现在国家宣传推广中医药的主旋律,有机会在市面上销售而已。

    在更早之前我翻看家里治感冒的某“中西药结合”胶囊,在中药的牛黄等成分之外,也加入了西药感冒药最常见的对乙酰氨基酚等成分。当然最终如果能治好病,你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哪一部分的药起了作用。

    可以预见,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类似这种样子的,打着“中西药结合”的旗号的药物,作为传统西药的替代品。药物成分明确,并且特别是国外引进的品牌药物,要么会变得成分不再纯粹,要么甚至开都开不出。

    而在很多人不能寻根究底的情况下,就难免会认为这又是中药的成果,并且以此作为祖国医学可以替代外来产品,我们能够自力更生等看法的论据。

    截至目前,在丁香园的用药助手页面,任何中成药产品仍然会给出一个提示:“中成药疗效及安全性未经循证医学验证,请遵医嘱谨慎使用。”我想这个提示在未来某天可能会被撤下去,而它的存在与否,可以看作是国家对中药和西药态度的一种风向标。

    编辑于 2018-03-06

  • 韩泾浜

    韩泾浜

    翻译自 http://www.mgedwards.com/2005/07/19/konglish/

    *标题为Konglish,意为“韩国式英语”。

    最近我们订阅了英文版《韩国时报》(The Korea Times),这是在首尔出版的一份英文日报,写作还是非常棒的,文章也具有娱乐性。

    我特别喜欢(2005年)6月30日上面刊登的一篇文章《用错口号的公司》(Firms Use Wrong Slogans),详细的说明了语法不正确的,有时非常幽默的韩国企业英语口号案例。这篇文章表明,对于英语的错误使用,是阻挡韩国企业树立良好国际形象的一个要点。

    我特别会想到这一点,因为我发现三星电子的Anycall手机,会有一个名为“Digital exciting”(数字兴奋)的口号。这是什么鬼?接下来是另外一些幽默的,而且让人脑筋急转弯的韩国标语:

    1. 三星电子: “Digital Exciting Anycall”(数字兴奋 Anycall)
    2. SBS电视台: “Humanism Thru Digital”(人性通过数字)
    3. 首尔乳业: “Milk Itself”(自我喂奶)
    4. 三星银行卡: “Think Benefit”(想利益)
    5. 国民银行: “Think Star”(想星星)
    6. 国家农业合作社: “Human Bank, Human Life”(人类银行,人类生活)

    错误使用英语口号并不是无可救药的坏事,毕竟苹果也有一个语法不通的广告口号叫做“不同凡想”(Think Different),并创造了一个传奇。全国女子篮球联赛(WNBA)的口号“我们有了下一个”(We Got Next)也语法有问题。在音乐公告板(Billboard)名单上,有一半的歌手都使用错误的拼写作为其艺名,例如“50个分”(50 Cent)。

    这些情况之所以和韩国的英语误用不能混为一谈,主要是因为,为韩国企业做市场营销的人,他们是真的不懂英语——他们不是英语母语者,所以对于英文语法的错误,就并不能让母语为英语的人会心一笑。

    有的时候,这种使用错误语法的情况,会起到意想不到的冲击效果。

    如果三星手机的语法拼写是正确的“数字化兴奋”(Digitally Exciting),那么你会花更多的时间去想一下吗?也许不会。但是这种错误的拼法,会让英语为母语的人的脑袋里面植入这个口号,因为听起来错了。

    对于三星电子这样一家韩国最为全球化,而且业绩最成功的企业来说,我更愿意相信他们选择这个口号的时候,是故意搞错语法的。

    有一些韩国英语的口号实际上非常、非常的聪明。有的时候可能聪明过头了。例如斗山集团(Doosan)的口号“我们已经”(We’ve),我花了一阵时间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“我们已经”干什么了?

    我注意到这句话其实后半句加入了韩文的“网络”(Web)一词。这句话实际上是用一半英文和一半韩文来表述的(即“We’ve 网络”)。所以,只会英语的人就不知道如何说后半部分,而只会韩语的就不懂前半部分。

    此外我还注意到,这个广告语句有一语双关的成分。它也可以被谐音为“编织网络”(Weave Web)。这塑造了一家在互联网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公司形象。

    我不得不承认,这是非常聪明的做法:他们确实让我花了比预想更长的时间,来思考这个口号到底是怎么回事。考虑到大多数普通人都不会花这么长时间来想,他们可能会简单的忽略,所以只能说这个口号是聪明过头了。

    ...
  • 那个好久没改版的网站终于要改版了

    那个好久没改版的网站终于要改版了

    是的,你们没看错……

    cnBeta 2017 年新版已经完全准备就绪,这几天应该就会正式推出。

    顺便一提,虽然我没有深度参与网站前端重构,自己觉得最不爽的地方就是新版依然不支持响应式设计(这可是 2017 年了亲!),但改版以后传统乡土气息依旧,还是能给老朋友们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。相信一些新朋友也会被我们的新变化所吸引。

    你可以注意到上面的预览图有地方打了马赛克,这将是我们给大家一个比改版更大的惊喜,到底是什么呢?敬请期待真正上线的那一天吧~

    (比心)

    发布于 2017-02-14

  • 冬歇期

    月初发力一阵,现在很少有文章产出,因为我开始了长时间的休息。

    一月马上要过年,整个人陷入了无可挽回的慵懒状态。特别是跟女票一起,每天过着无所事事,坐吃山空的生活,简直横生了一种负罪感。

    但这段时间作为我们难得的休整期,我也做了很多之前一直计划着但没有完成的小事,例如整理房间的收藏,打扫屋子,整理硬盘,与新老客户打招呼,还有收快递。

    对了,还有清空了百度盘的所有网上资源,年底百度盘封了一波破解外挂,而我的超级会员正好到期,绝对不再给该流氓企业捐款了。

    自称以前玩的最6的游戏是纸牌的我被安利了《开心消消乐》然后玩得不亦乐乎,生动诠释了玩物丧志的含义。

    我想中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跟日本一样将春节改为公历,在生产力的层面是一种很大的失策,因为这会让我们在圣诞季的一个多月浪费之后,又额外多浪费一个月。而就算过了节回到工作上也很可能心不在焉。

    但是作为自由职业者,没有年终奖也没有仁慈的老板在员工心猿意马的1月照发工资,这其实是很考验自己自律能力的时刻。希望新的一年能再接再厉实现更多计划好的小目标。

    题图:1月初在古北水镇

    编辑于 2017-01-24